欢迎访问 张掖法院网,今天是 2019年10月19日 星期六
干警之声
当前位置:首页 » 干警之声

回念阿右旗

来源: 作者:何正功(甘州区法院大满法庭庭长) 责任编辑:Admin 发布时间:2019/6/17 10:20:47 阅读次数:
字号:A A    颜色:

 

2011629,天和气丽,为了调查和送达一起交通肇事案件,我们沿着甘肃山丹县东大山脚下的新修公路,前往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右旗。

听说要出差,二十三岁的法警小郭,大清早准起,一骨碌爬起来,左擦右擦,硬是把七成新的警车擦得油光锃亮,满含威风,看不出半点陈旧感。

出发吧,警车在流逝的瞬间,掠过包围城市的粼粼楼海,向乡村最清新的旷野里流泻。

旭日,从张掖境内的东山边冉冉升起,像刚刚爬出群山的豁口,尚未收拢的阳光,稀稀缕缕,头发般纷披而起,河西走廊嘎然间一片簇新。

阳光发出的柔和之色打在走廊的西边,像一抹金色的油脂,被谁重重地刷在天际与山脉的衔接地带,于是,城乡在黄灿灿的氛围里静默着。而蜿蜒在东山脚下的高速公路,却在淡淡的薄明里,窸窣地发出流动的车声。白杨树梢上的喜鹊在翻飞,稻田的潮气发出白哗哗的蒸馏,甘肃境内最繁忙的国道线开始一天的承载与背负。

咕噜——警车在立交桥的胳肢弯里,倏地进入了前往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右旗的公路。

因为是第一次去内蒙古,我们的心情当然激动,这大约已经是一种习惯,凡是出差,法院的干警总是憋着一股劲,因为他们的身上背着案件,不是审理就是执行,就像负重的货车,身上压着重量,也驮着希望,而完成每一次任务又总是那么自豪和风流。再者,干警们整天埋头苦干,即使出差办一件案件,领略些异地风光,也算是休整一下心情,活泛一下精神。

看啊——公路两旁的山势陡峭而上,直指云霄,而公路在慢悠悠的上坡路上左转右拐,满不在乎。如此小小风景,大家也唏嘘嗟叹。大约十几分钟后,警车驶出了乱山欢舞的境地,而一下子扑入了开阔的平滩。

看啊——蓝天白云之下,一簇白杨树的地方,一片绿油油的庄稼,一些断壁残垣的痕迹,但也有几家几户和一片石头般发亮的羊群。那是内蒙古牧民的家乡,虽然人烟稀少,绿色娇贵,但具有执着的生活张力,我们唏嘘着,赞叹着,甚至惊羡着。

随着警车的疾驶,我们的视野逐渐开阔,一会儿,眼前巨大起来,天际和云霓无限徐展,似乎扯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,刚才的田地和幽暗的绿地,变成了白茫茫沙滩和泛青的野草。

“戈壁——戈壁”,谁在发出惊叹。

是啊,这就是戈壁,其实,我们生活在甘肃的人未必能够对戈壁一词下得准确,因为真正的大戈壁不在甘肃而在内蒙古。

戈壁,是无意而来,而我们也似乎无言以对。

看啊,无限的空间里,天上白云朵朵,大蓝大蓝的天幕干净地悬挂着,地下苍苍茫茫,无边无垠,又极其平坦辽阔,一切似乎无遮无拦,袒胸露乳,但不能洞穿,无法抵触。

我们的心激动起来,眼睛努力张扬,能涉及多远就涉及多远,能想象多深就想象多深。这里没有绿洲,只有深厚的沙土,在沙土之上谁愿意选择谁就安身立命,看得出来,冰草、骆驼草、蒺藜是落难之草,没有第二故乡。它们坚硬得像石头,同戈壁相依为命。

相传武则天在京城见牡丹不卑不亢,自有个性,便不喜欢牡丹,就发落牡丹到民间。牡丹流落河南洛阳,暗自争气,竞相斗艳,成了富贵之母。我想冰草、骆驼草、蒺藜是落难之草,迁徙戈壁沙漠,也一样暗自立志,成为比金石胜铜铁的草根英雄。

看见这些在荒寂辽远之地生长的植物,我油然而生敬意,也许因为职业缘故,我相信苦难会引起赞叹。

车内,静静地,只有发动机的嗡嗡声,每个人都在用眼睛和想象力扑捉新奇,掠夺情甘心愿的自然。

窒息自己是为了洞见自然。

蓝色的地方是起起落落的群山,或者海市蜃楼,因为当我们的警车渐渐递进的时候,长城般的群山却又后退了不少,瘴气似的蓝雾映得远处明明灭灭,不知其有。戈壁似乎被环抱着的群山护卫着,我们多想冲破拦阻,望无穷无尽的北方气象,静静地守候祖国的戈壁腹地。

天极度湛蓝,气温极快上升,巨大的戈壁发出的呼气自然厚重滚烫。

让警车迅速一些,像离开熊熊烈火一样,我们在感受伟大的自然之美,也在惊栗沉重的自然之力。

看——骆驼,就在警车飞速掠过大戈壁的同时,我们中的一个惊叫起来。

顺着窗外望去,在零零点点生长沙漠草的地方,是啊,是骆驼,它们真背负炎热,埋头啃噬沙漠给予的浅薄的食物。它们孜孜以求,没有悲悯和懦弱,正在为自己的肚腹积累温饱,然而更多的是积累生活的苦寒,打造生命的毅力,为生存,更为人服务而具备实力。

我们难以形象,在没有汲水之地,或者遥遥远远才能换来一肚苦水的时候,骆驼的心里如何思考,它们的肌体如何承受。正如《骆驼》所唱:

天边走来一队队跋涉的骆驼

走啊走啊,走在那茫茫的沙漠

风里雨里高昂着它的头

大漠飞沙锻炼着它的性格

……

它们或群或单,都在无遮无拦的戈壁之间,身上的驼毛被人薅去了,露着能看得见骨头的脊背,多热的夏天,它们的汗水流进了沙砾,为一根野草滴下了难得的雨露。它们跪在地上繁衍生息,但不是为生存屈膝。它们沿着熟悉的戈壁路,将自己排列成一队憨厚的籽粒,为天燃烧身影,为地长足精神,为远处的绿洲提供线索。它们回到抚养自己的牧民家,回报养生的恩情。

人啊,谁说不是如此,饱尝养生的甘泉,就必须回报养生的来源。老百姓把审判的权力交托给法官,法官就必须鞠躬尽瘁,像骆驼无私回报,不畏生活和生命的拦阻。

一片乌云给戈壁投下一片影印,对于此时此刻的沙漠,那是一片绝对的绿荫,静静地像滴落无数的雨露,可是骆驼望着它,只是咀嚼口里的野草,散漫眼里的余光,流泻着倔强的性格,没有抽身到乌云的影音里去躲藏。骆驼嚼着蒺藜,仰天长啸,不肖一顾。

当我们深入阿拉善右旗的城市腹地,便没有再多的话应对,因为周围的环境和矗立的楼海发生着明显的抗争,只有默默地打量和无情地说服自己。我们还是惭愧,那种精神和不屈不挠比胡杨有啥两样?

警车在百多公里的戈壁上,宛如游蛇滑动,发出潇潇的嗟叹。在办完案件的回路上,我们不得不休憩片刻,在某一高地上伫立良久,回望着伟大的空旷,以深情的慷慨回报一番自然的气息。我们在自然的怀抱里,释放着自私与狭小的喟叹,听取或者体会出戈壁博大的震撼,让心灵去揣摩伟岸的感觉。但无论如何,我们的身上多少会溅击出骆驼的分量,去为生活的美好而倔强。

阿拉善右旗的城市之影,在苍苍茫茫的旷野里渐渐消失,然而,它的分量越来越重,重得像一片凛冽的甘泉,浇在我们的心田,我们期待绿呵呵的记忆长生不老。